TheBlackSkirt

为什么要生孩子,又不是有百万身家有多好的基因非要后继有人。

读完春雪,完全被三岛由纪夫文笔吸引,迫不及待打开奔马,但看不进去。清显的死寥寥数字带过,却是让我走不出来。起先因人推荐盲目的开始看,以为讲的是时代,后来才知道是美,美和黑暗畸形并不对立。文章的结尾犹如12点的钟声,多数人对其漠然,但却不免让灰姑娘慌了手脚。

既然看到我筑起的高墙,就别死命去撞。你不是能破城的将,我也不是待解救的羔羊。

昨晚做了个好甜的梦,罗志祥乱入哈哈哈哈这是为什么。

分享Black Box Recorder的单曲《Seasons in the Sun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3950239/?userid=357965850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APP首页给他!给他!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梦记

        才开始记录梦境,灵感始于南派三叔微信重新整理小说《世界》,其中更新的某一章评论中有人提到坚持记录梦境一两年了。我也开始记录自己的梦境。
        从科学角度说,每个人睡觉都会做梦,区别在于醒了是否记得。小小调查了身边的朋友同学室友家人,他们在一般情况下都不记得自己的梦境,都把自己归为“不怎么做梦”。而我,不仅是午觉晚上睡觉,哪怕课间小憩五七分钟也记得做了什么梦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记录不知道,开始了才发现梦的门道。平时都是做完就完了,有意思的和朋友说说。最近开始整理才发现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无道理。我的梦境大多来源于我的日常生活,我平时在某一刻看到的或经历的、思考过的没思考过的事情、物象都有可能以某种形式出现在梦里,而多数时候它们间只有微弱的联系,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注意到。
        很庆幸自己从来记得睡觉做的梦,梦带给我的奇妙之处在于,不管深处何境何地,一睡下就到了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就像《阿凡达》一样神奇。在梦里我不再是我,我时常经历着现实不可能出现的事情,遇到怎样危险的情况我都不会死去(梦里太多次“濒临死亡”,比如昨晚在梦里呛抢劫犯,他拿着匕首要杀我,结果只刺中我左手,现实里我肯定不敢呛他)这些梦境,有些是我现实中希望经历的,而更多的是想都没想过的惊喜(或者惊吓),这些惊喜源于我日常生活中通过眼睛进入大脑的物象、情境,它们再以一种适用于我的情景再现。
         如果在白天我心有所想,十有八九那段时间梦境会间接反映我所想之事的深层内涵。如果我没具体所想,梦境就会碎片化反映我的真实经历,梦会杂乱一些,会是平行时空下各种“串烧”起来的事,而我自己是不知道哪些东西会进入梦境的。
       我很享受做梦,因为梦一般出其不意,我喜欢惊喜,也喜欢经历。现实中我们没法不遭受各种禁锢,但是在梦里却是天马行空不受约束。
       当然,记录梦我也会挑着记,太过杂乱,或者太出格的梦我不会详细记录。
       以上。

黑裙子❤️💛💚💙💜💗